过年哄老婆快看军人都憋了哪些大招

时间:2019-11-11 01:28 点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乙(愉快地):还是上次那事,上次叫咱两出板报来着,我想再和你合计合计,说出“”内容也得找点材料啊(兴高采烈地。甲心不在焉状)………诶,我说,你小子今天怎么了,啥心事啊?

  乙(急忙探求状):不对,看你小子平时高兴着呢,今天一定有事。当我哥们不是?

  甲:(先看看四周,确定没人后,做一吐为快状):我就是不明白咱指导员。今天你知道吗去了吗?

  乙:你不是和指导员一直接嫂子去了吗?怎么样,咱指导员老婆漂亮吧,你快说说

  乙:啥?回去了?可人家不是才来嘛。再说指导员不是1年多不见嫂子了嘛,老和我们说想想想,老见他在屋里………(起身,模仿指导样子,做手拿照片样,来回踱步,不时看照片,并不时把照片放在胸口)咋回事,你可给我说说(焦急样)

  甲(对乙):今天早上,在火车站的时候,咱指导员那可是急。在那站台上那个来回踱步总有多来回………(此处转入回忆阶段,指导员表演来回踱步样,不时抬腕看表)

  甲:这时候我就见一个好漂亮,好漂亮,好漂亮的女人向我们连长跑来,脸上笑的好开心,好开心,好开心……。

  (然后,乙和指导员一下抱在一起,此处乙作为指导员爱人的模仿者,抱一下后因为军容的关系,指导员要赶快和爱人分开,转为接着对方的手,面对面说话)

  (乙临时转口看看甲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甲在乙的背后把当时嫂子的话语转述给乙)

  指导员:我不累,我壮着叫呢,你看你看(做表现强壮样,做几个手势,然后赶快再握住对方的手--不舍样)

  乙(边对小凳做逗小孩样,边说):可爱着呢,鼻子象你,耳朵象你,连嘴巴也象你。

  指导员(呵呵傻笑):不象我还象谁去!那可是我许家的后哦,我的儿子。儿子啊,让爸爸看看,让爸爸亲亲(对小凳用手指逗小孩状)

  甲:这小两口啊可真是甜蜜,我可高兴,心想任务完成了,赶快拉着指导员和嫂子回中队。可谁想指导员却给我一个意外。

  乙:啥时候心那么细啦,待部队久了木瓜脑袋还真开了壳,连咱娘儿两回去的事情都操办好了,也烦的我月后再来。

  甲(做赶快叫乙小声样):嘘……(把乙拉一边,在乙耳边嘀咕。乙一个劲点头)

  乙(快速跑回原位,模仿嫂子):不听,我不听。好个,许二柱,你在部队待久了,嫌弃我不是?我大老远带着孩子来,赶了一天一夜的车,水都没喝上一口,你就狠心让我们娘儿两走?是不是有人啦

  指导员(不高兴地):玉莲--这你是哪里话,我哪有啊,你借我十个胆我也是不敢,我是天天想着你和孩子来,天天想见着你

  乙:那你说,你说为什么我刚来就要我走?边营区门都不让我们娘儿两进一步?是嫌我从农村来给你丢脸了?

  乙(带哭腔地):你老说部队忙,走不开。一连2年没休假,好不容易去年春天才回家一次,住了才5天就归了队。我思衬着也许部队真是忙,也就自己了(对着甲)接下来是啥?

  乙:哦,(转头对指导员)孩子都5个月了到现在还没个名,还没见过你这当爹的长啥样。晚孩子哭啊闹啊,我累啊,这时候我想你这当爹的在身边该有多好啊,你没时间,我寻摸着那我就来,一来给你看看孩子,二来也给你帮着点,可你这狠心的,倒要我现在就回去……

  指导员(内疚样):玉莲--俺知道这几年苦了你,结婚才20天俺就回了队,结婚后咱两在一起的霎时间总共不到2个月……

  指导员:对,37天另11个小时34分钟。结婚后俺爹俺娘都你照顾着,俺爹的腿脚不好使,你天天给他做,从不间断,俺爹来信说我娶了个好媳妇,孝顺着呢,现在腿脚灵活多啦。俺一看这信啊,心里就不是个滋味,俺没照顾好你啊,没尽到丈夫的责任。你怀孕了,来信告诉俺的时候,俺回信说现在没时间,再有孩子太累了你,要不先不要,可你说一定要,要给俺生个革命人,俺这心里啊,可难受着呢。

  甲:要说咱指导员可没说的,数一数二的,年年咱们都拿先进,拿第一,战士们都愿意跟着指导员干,带劲啊。战士有个什么事的,连长最关心的,哪个爸爸没了,哪家女朋友吹了,他都知道。上回二班二喜那小子,家里来电报父病危,指导员他赶快给安排好,给二喜了火车票,还自己掏钱给了不少东西让二喜带回去,结果二喜他总算是见了他爹最后一面,回来后抱着指导员就哭的象个泪人似的。

  乙:再上回,三班小虎训练摔了,军医说可能是腿骨折了,要上,指导员二话没说背起小虎就跑,这一口气跑去6里地,到了他人都成水浇过的,没让当病员按到病床上去。

  指导员(从深情中摆脱出来):本来你这次来是可以在我这里多待上几天,我们夫妻两可以安安美美享受几天天伦之乐。可就昨天,上面下了外训任务,指导员知道你要来就对我说“你留守吧,好好陪陪嫂子,你也很长时间没见老婆了”可昨天晚上思来想去的觉得还是不成。这次任务怪重大的, 我是一指导员,我要带领我的兵走在前面啊,战士在前面吃苦命,我指导员怎么能为一已之私躲在后面呢。玉莲……(转向乙)乙(赶忙回位至连长面前):恩(还在抽泣状)

  指导员:俺知道今天叫你走,你要怪我。其实俺可想和你和咱孩子在一块啦,你前天打说要来。我可高兴,就一直盼着呢。

  甲(插话):嫂子那可是真的,前天我们指导员可象个小孩似的,还破天荒给我们唱了个“纤夫的爱”呢,不信我学你听听。

  指导员:玉莲……(一脸疼爱样)这次、这次又对不住你了(慢慢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火车票)

  甲:盼归……盼归……指导员:对,盼归,有多少家的军子孩子等着亲人回家啊(深情地)

  甲:火车开的时候,指导员在站台上跑啊跑啊,对着火车手挥啊挥啊挥啊,直到火车看不见了,咱们指导员还在……

  甲:指导员,明年你一定回去,我把家乡最好的苹果给你带来,你给嫂子和小盼归带去。